互联网巨头为何非要抢夺地图生意

编辑 / 张硕

巨头之间的竞赛,成了一些中小公司的“福音”。

周非池意识到公司正身处一个“非常好的机遇”下,并且今年以来的感受愈发明显。

他的公司瞰景科技,是国内地理信息行业专注于提供实景三维建模技术整体解决方案的企业。具体来说,通过售卖专业软件,为存在高精三维地图制作业务需求的企业提供数据生产工具。

瞰景科技2012年成立,去年至今业务突飞猛进。“目前来讲,比较大型的图商,或者说线上地图的服务提供商,只要涉及到实景三维的数据,多多少少都已经是我们的客户了。”周非池告诉AI财经社。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高精度地图赛道的火热。高盛此前预计,2020年全球高精地图市场规模为21亿美元,2025年该市场将达到94亿美元。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和普及,高精度地图更是成为车企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以及互联网巨头们重要的流量入口。

高精地图的入口之争背后,则被认为是争夺自动驾驶的未来,以及构建各自业务生态壁垒的“生命线”。

抢占未来地图入口

在某头部地图软件公司任职的彭超越形容这种升温的竞赛状态,是逐渐“从上升期向白热期在过渡”。

除了大众熟知的地图应用软件高德、百度、腾讯之外,京东、滴滴、美团,这些电商、生活服务类起家的公司,也纷纷加入新的战局之中。此外,赛道上还能看到包括以四维图新为代表的传统地图生产商,以及华为、小米等科技公司的身影。

今年10月,滴滴出行悄然上线了自研地图业务滴滴地图,并注册了新的商标,内嵌滴滴地图功能的导航及公交菜单也出现在滴滴出行乘客端App的一级菜单栏目中。作为以出行业务为支柱的公司,滴滴一直使用第三方的地图导航,成为它最大的缺憾和不足。此举被认为是滴滴在试图补足短板。事实上,滴滴公司在2017年就获得了国家测绘地理局颁发的电子地图甲级测绘资质,这是从事电子导航类地图资质的最高门槛。

百度地图的一位员工告诉AI财经社,百度做高精度地图是为了无人驾驶和一些基座型的能力建设服务。同样,滴滴也将自动驾驶视作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今年6月,滴滴自动驾驶网约车服务在上海开放首秀。

无独有偶,美团不久前也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美大智达科技有限公司”拿到导航地图制作的甲级测绘资质。美团当时回应媒体表示,“地图是生活服务电商平台的基础设施,美团将依照国家法规有序开展相关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此后美团创始人王兴还专门在饭否吐槽:“国内主流的手机地图在渲染方面有个缺憾,经常不显示河流或湖泊的名字,让我这种地图爱好者的体验不佳。或许他们是太关注导航等使用功能了吧。”

王兴和他的美团可能要深入地图企业高精地图的腹地,而被王兴吐槽的主流地图应用厂商,百度、高德近期也都加紧各自的商业化落地,动作频频。百度在北京大张旗鼓开放了无人驾驶出租车试驾;高德则在聚合打车模式上加码出租车业务启动“好的出租”,被指挑战滴滴。

另一则来自大公司相关进展的消息是,华为正式在海外上线了自己的地图产品“Petal Maps”。虽然华为曾承诺不参与国内地图的竞争,但一位接近华为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华为在这一块的技术积累和它的能力不输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国内互联网一线巨头对华为的这种警惕和防范,我觉得也是非常必然的一件事情。”

在地图领域任职多年的彭超越近来看到的是“自动驾驶、车联网、车路协同、车道级导航、高精地图包括高精定位市场的逐渐繁荣”。几年前,他就预感到了这一领域会变得“热闹非凡”。他当初的判断依据是,像美团、滴滴之类的公司,都有一些生态需要地图业务的支撑,加入进来顺理成章。

在他看来,这些互联网公司通过各种各样的并购之后,已经各自形成了合力。“现在像百度、腾讯、阿里,其实他们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生态,谁家没有做一些能够有获取到位置信息能力的业务?又有谁家没有对这些地理信息数据来进行应用落地的需求?”他反问道。

“对于这些各自领域的巨头公司来讲,地理信息和地图已经成为它们各种各样、能够触及到民生的方方面面的业务都需要的底座。”他进一步解释。

一位业内人士则告诉AI财经社,包括百度、高德在内的导航电子地图企业因软件免费供大众使用,仍处在亏损状态。而高精地图的应用主要集中在to B领域,将成为一种可行的变现方式。“所谓的赋能企业,其实也是出于止损和赚钱的诉求。”

新入局者的挑战和难度

需要明确的是,高精地图不是精度更高的导航地图。

地图生产商“四维图新”的产品经理周猛,给高精地图下的三个定义是“高鲜度、高精度、高丰富度”。

他将高精地图视作是“完全不同于导航地图的”全新产品。“导航地图是作为车中娱乐模块存在,在实际开车过程中实现纠错,不必详细到车道级,只需要看到道路的大致就可以了。高精地图精度极高,路面和路外基础设施信息也非常丰富。”

自动驾驶虽然因为实践中的局限,热度已经大不如前,但它推动了高精地图的发展。反过来,高精地图的进步,也将带来自动驾驶的实践突破和体验提升。

“有了高精地图之后,仿佛开启了上帝视角一样,可以高速自动驾驶。”周猛在近期的一次线上分享中表示。

不过,这仍然是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彭超越将美好憧憬拉回现实:“其实现在车道级导航还做不到高精,是需要持续演进的,不是说我们的工艺能达到高效的更新,高精就很快能做起来,不是一蹴而就的。”

周非池将高精地图的投入,视为“很有风险的烧钱行为”。“如果我有一部自动驾驶的车辆,按照上个星期的高精度地图数据行驶,不管你精度能达到多高,对我来讲都已经没有用了,依然有可能出现事故。”他告诉AI财经社,前提一定是解决了按天、按小时更新的动态数据采集。“目前来看,自动驾驶在很多政策法规、道路基础设施甚至行人,以及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的车辆要共存等方面,还有非常多的不可控性。”

事实上,各家围绕高精地图生产,以及基于高精地图对社会赋能的赛道领域上的角逐,也需要面临一些政策上和数据安全隐忧方面的约束。

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早在2013年某巨头的地图产品就曾进行过高精度地图方向探索,当时这家巨头的负责人雄心壮志,要一年在几十个城市中上线相关的公众化产品,但“由于太高精度,出于地理信息数据保密等要求,最后没能上线”。

该人士还表示,过去深圳有一家创业公司曾提出一个类似谷歌地球的产品,“就是在云端做数据处理,然后直接在云端就可以浏览,在网上进行发布。“也是因为触及到了一些数据保密方面的问题,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商务上的阻碍,所以这个深圳团队的业务现在已经结束了。”

单就高精地图的生产方面,其实政策上是鼓励的。但彭超越告诉AI财经社,“用户信息、用户的定位,包括一些政策区域性的问题,这些方面可能会敏感,有一些政策的管控。”

不过,一些乐观的迹象已经显现。近期,在相关测绘资质认证上,国家进一步简政放权。“将测绘资质类别和等级总数由138项减至20项,除导航电子地图制作外,将其余甲级测绘资质审批全部下放至省级。”一名产业人士对AI财经社称。

该产业人士介绍,高精地图不管是地图厂商的数据储备,还是采集能力,目前来讲都已经不是瓶颈。“我相信随着很多技术的完善以及政策法规的完善,国内的高精度地图尤其高精度真三维地图,也很快能够通过互联网公众服务的方式对大家打开。”

老图商很“受伤”

另一种被视为“必然的趋势”也正在显现。

胡兵也是其中的一员。他们认为四维图新的地图导航“错误比较多,更新不及时”。切换地图之后,胡兵感受到了使用体验的提升。“很多数据更新的时效性也提上来了,道路情况也准了”,他说,“慢慢又用回了车载,毕竟内置的方便而且屏幕大。”

百度地图成功牵手特斯拉,似乎让四维图新成为了“受害者”。但该公司对此给予了否认。四维图新当时回应表示,地图切换只涉及在线渲染,从腾讯地图切换为百度地图,但车机端地图包全系依然都是四维图新数据,双方合作继续。

表面上看似乎是腾讯地图和百度地图的业务竞争,但背后却存在更深的关系纠葛。

作为国内资历最高的底层图商,四维图新为多家地图应用企业提供基础数据,包括华为、腾讯、滴滴、京东等,甚至百度之前也是四维图新长期的合作伙伴。

由于业务绑定紧密,四维图新与地图应用巨头的关系也十分紧密。根据公开资料,腾讯在2014年通过股权转让成为四维图新的第二大股东。百度与四维图新的合作最早也始于2009年,很长一段时间百度通过付费使用四维图新的底图。但双方的合作持续到2016年底,此后未再续约。

到期后,四维图新质疑百度地图继续使用自己的数据构成了侵权,因此将百度告上了法庭。这一案件近期宣布了一审判决,四维图新胜诉。但百度地图决定上诉,并以同样的侵权理由也将四维图新告上了法庭。

一位百度地图内部的人士对AI财经社解释,终止和四维图新的合作和公司的战略布局有关。“过去地图的生产、应用是分开的,现在之间的界限比较模糊,逐渐聚拢化了。”他称。“很多互联网的新巨头也好,老巨头也好,它们自己做数据的采集,对老的图商造成一些生意上的压力,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据AI财经社了解,不仅是数据归属问题的争端,百度、高德这些互联网企业刚入局的时候,疯狂从四维图新等老图商们手里挖人。一名四维图新的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的描述是,“不计成本”。

一位资深的从业人员告诉AI财经社,既然地图服务对互联网各巨头来说都是刚需,“而我又不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就能够招得到有足够能力的人帮我去做这件事情,我也就不需要把地图服务的生命线依赖于某一个第三方的服务商身上,何乐而不为?把采集的能力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会变成一个必然的刚需。”

该人士称,实际上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里面的水分或者说利润差还是足够可观的”,“打个比方,我现在每年支付给图商去买图的费用,可能从中抽出一部分钱,我就自己能去把这个事干了”。

他进一步解释。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它们也并非是出于单一目的自己投入去做数据采集,抢图商的生意。“比如,高德被阿里收购了之后,给菜鸟网络天然带来了这些门址信息。很多的事情其实还要花钱去做,可能人家的另外一个生态关联公司,天天就是就这事的,而获得这些位置数据其实是人家的边际成本,甚至是没有成本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四维图新会陷入业绩困扰。根据2020年三季度业绩报告,四维图新前三季度营收15.3亿元,同比下降0.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95亿元,同比下滑904.4%。这也是四维图新连续第三个季度归母净利下滑。

百度、高德、腾讯都有自己对应的地图生产商,甚至各家也在竞相自己生产高精地图,对传统图商提出了挑战。“业务越聚合、投入越大的公司,如果有能力自己生产高精地图的话,可能越不需要花钱来买高精地图的数据了。”彭超越说,百度刚做搜索引擎的时候,百度地图对它来说是一个引流的作用,打开手机看地图是一个刚需,但是它当时可能并不想花钱去养人、养队伍采集数据。

但现在情况变得截然不同。尤其采集技术已经非常人工智能化的今天,传统图商并没有特别坚固的壁垒。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彭超越、胡兵为化名)

你觉得谁家的地图导航更好用?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本文系AI财经社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任何转载

原标题:《互联网巨头为何非要抢夺地图生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bjlsw.com/76.html